岑暮[沉迷兰闺 啊真好看]

Alex我的天使我的良药我的表情包。

目前正在各种吹爆屠皇们。
不要打扰她。

随缘写吧…多坑是日常。

目前唯一可靠消息是魔人团的细水长流估计还得咕一个月。

这里是主混第五的狗贼岑暮,喜欢就留下来陪我呗?

日安这里是岑暮的置顶!

嗯……这儿是岑暮啦。

写文不好看,目前正在努力学习!

开坑多有,填坑少少少有。

最主要混的圈子er就是第五。

特别喜欢各大榜上屠皇,也不知道还能喜欢多久……

人皇看的比较少一点就那几个常看的。/老白/沐木/蓝胖子/猫子/甜瓜/蒹葭/等/

催文的话可以私聊w万一就更了嘛是不。

爱吃主播间的cp,主欲沐伪白a蓝杰叽。
等等杰叽是角色和主播。
问题不大。

每次更文都是爆肝,从来不存稿。

其他以后再填,大概要说的就这些啦,谢谢你的喜欢w!

告白墙(1)

#一共两篇吧,暂时只能爆肝这么多了…

#一点点欲沐(就穿插一点)

#第一次写a蓝啊…是没尝试过的文笔。

#就特别普通的那种爱情故事,没啥特别的。

#提前祝A哥生日快乐吧

#是真的交党费QAQ

——
微风吹过校园的走廊,操场,它所过之处从未留下过痕迹。

阳光似乎也眷恋他的存在,当尝试去照耀它的时候,心碎的只会是自己罢了。

而蓝胖子就如同那三月阳光,痴心妄想照管不属于自己的他。
结果是否会如阳光一般。
终是幻影。

——
Alex是蓝胖子班的班草。
成绩还好,是令化学老师头疼的对象。
平时为人不错,大概就是狗了点。
对小星星有不一般的热爱,听说有人上次不小心撕破了他的小星星贴纸。到现在头还是疼的。

——
蓝胖子叹了口气,刚打起来的决心似乎有些动摇了。
“哎…”

怎么爱丽就感觉莫得情商呢。

蓝胖子自言自语的说着。

“胖子!”一直跟在他后面放轻脚步声的沐木追了上来。

蓝胖子吓的一个哆嗦,连忙回头看看后面有没有紫色的身影。

沐木见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哎呀,今天老欲为参加比赛去了!他不在的!”

蓝胖子才放下了胆颤的心。

他至今没有忘记被老欲为统治的那个星期二。

——
“对了胖子!明天是5.21,有没有什么想法啊嘿嘿……”沐木笑嘻嘻的挽起蓝胖子的胳膊,准备开始打探打探。

啊?想法……?”蓝胖子愣住了,他不知道那算不算,总之大概就是跟告白差不多了吧,虽然是匿名的状态。

“哎哟喂,没有没有,沐木你瞎想啥呢。”蓝胖子很快就恢复了状态,跟平常一样和沐木用打闹的语气说话。

“哼哼,不对劲哦!”沐木从问问题开始就紧盯着蓝胖子,刚才那几秒钟的愣神早已经被沐木尽收眼底。

“哪那么多不对劲,走了走了上课。”蓝胖子略带尴尬的拉起沐木就往前跑。

‘果然更不对劲了吧’被拖着跑的沐木心想。

——
一天过的很快。
晚自习如约而至。
那是胖子几乎第一次离Alex那么近。

“啊啊啊这道题怎么回事??”蓝胖子抓狂地盯着一道难题,眼里充满了绝望。

那是在他算了半个小时之后还没解出答案
的情况下。

第三排无聊到整理书本的Alex听到了蓝胖子的呼喊,身子一斜,往蓝胖子那儿看了
过去。

似乎是看见了蓝胖子为了一道题哭喊着的傻样觉得有点…可爱。

Alex勾了勾唇角向他走了过去。

——
当蓝胖子终于放弃了那道题准备去抄沐木的时候。

一个转身起立就撞到了刚到的Alex身上。

“嘶…谁啊?!”蓝胖子揉了揉被撞疼的鼻子,抬起头想看看罪魁祸首是谁,就对上了一双平静入水的眼眸。

哦,还有眼角的星星贴纸。

‘wdm??!!A…Alex????!’

如果说刚才是抱怨和气愤,而现在蓝胖子脑子里现在只剩下了惊讶。

——
“题不会?”依旧是没有丝毫波动的声音。

“啊…嗯…嗯。”蓝胖子咽了咽口水,点头。

Alex低眸看了看那道被划的乱七八糟的题目,微微皱了皱眉头。

‘完了Alex也不会?’蓝胖子看看Alex又看看题目。

“笔,草稿纸。”

蓝胖子还处于懵懂阶段。

“?听得到吗,蓝胖子。”Alex节骨分明
的手指敲了敲桌面。

蓝胖子才回过神,从书包里拿出了本子。

“你这个人是不是做题傻了啊?这么简单的题目都不会,真的是……”Alex一边在草稿纸上列出过程和解释,一边不自觉的
像小孩子样的抱怨。

蓝胖子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爱丽。

爱丽在他的印象是高冷遥不可及的,说话也不带波动,偶尔会笑的很好看,但细数
也只有几次而已。

——
“好了,看懂了没?”Alex放下了笔。

“嗯…嗯!”一直在看爱丽美颜(bushi)的蓝胖子挠了挠头,说实话Alex写的这些大概他还是能看得懂一点的…吧。

“行了,那报酬。”Alex向蓝胖子伸出了手。

“啥,什么报酬?!”蓝胖子没想到还有这一出。

“啧…星星贴纸没有的话,糖。”爱丽皱眉,略生气的看着他。

自己浪费了买贴纸的时间给他写过程,还
不能要个报酬了?

“……糖没有,额,明天给你?”蓝胖子
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

“算了,行吧。”Alex总算是松了眉头,拿走了蓝胖子的一支笔。

“明天给了我糖再还你。”

——
‘这笔好像还挺好写的…’Alex心想。

嗯……大概就是要咕咕咕一会裘医血恋…咕的时长大概一个礼拜??
期中考不好要死人QAQ

然后下面是大概吃的cp
我比较杂食……

占tag致歉

[裘医]血腥恋爱三十天

#前面两篇戳主页

#ooc有

#不介意小学生文笔就↓

3.受难
追逐战僵持了大概有两分钟。
密码机还剩下三台。
看起来您今天得留在这里陪我了。
艾米丽小姐。
裘克笑嘻嘻地把医生挂上了狂欢之椅。
他希望能在她脸上看到他喜欢的表情。
而艾米丽就算被挂上了椅子,也从未改变过脸色,抬起头依旧轻视他。

4.不甘
从未被如此对待的裘克逐渐暴躁了起来。
是你要这么做的。
可别怪我不留情。
小姐。
裘克捡了个笋,抬手就装起了无限锯上了大船。
艾米丽一时间只听得见椅子上的小钟表嘀嗒预告迷失的转动声,和小丑清脆响亮的拉锯声。

5.终点
显然,队友并没有那么靠谱——不然不会在两分钟的情况下只开了两台。
“当当”两声。
红衣小丑已经进入了二阶段。
也意味着游戏马上就要到终点了。
艾米丽此时已经过了半。

6.寻找
紧张的气氛压迫着所有人的神经。
从地图另一半跑过来的园丁也救下了医生。
而小丑却放弃了倒地的慈善家。
不会挣扎的猎物,他一点都提不起性来。
果然,还是那位艾米丽小姐合他胃口。
裘克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直接拉锯去了小木屋——他们初见的地方。
直觉,就是直觉。他看到了在角落自疗的医生。

7.结束
他看着她,然后歪了歪头,左手摆了个手枪的姿势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充满小丑嬉笑的木屋,站在角落平静注视着他的医生。
她知道,她现在无处可逃,灾难在所难免。
干脆丢下了针筒,毫不淑女的坐在了地上。

8.再见
他终于抓住了她。
兴奋的感觉让裘克握住气球的手也微微颤抖。
给医生挂上了地下室最好的椅子。
目视她迷失在这座庄园。
随后响起的,是震耳欲聋的警鸣声。
[求生者可打开电闸]
小丑一下子红了双眼。
戏谑的笑声充满整个湖景村。

9.胜利
利用一刀斩让慈善家倒地。
裘克知道他已经没了自愈。
拉着无限锯又到了小门。
“恐惧震慑”
本是平常普普通通的一局四杀匹配。
可裘克觉得。
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

10.谈话
迷失后的求生者们聚集在了一起。
裘克走向了他们四个人的小会。
还是一样 其他三个人眨眼瞬间就消失了。
剩下的只有默默找东西的艾米丽。
裘克知道。她少了针筒。
“…你的。”
看着她依旧不理不睬,裘克把藏在背后的针筒递了给她。
她皱起了眉头,似是不明白他为什么帮她。出于礼貌,她还是道了谢。
“谢谢。”
“下次可别丢三落四,不然,我当场给你掰断。”
“亲爱的艾米丽小姐。”

[裘医]血腥恋爱三十天

#是个预告

#ooc有

#小学生文笔

#最后是刀子

1.初遇
裘克先生第一次见到艾米丽小姐是在湖景村的小木屋。
透过窗子看见了里面勤恳修着机的娇小少女。
他毫不犹豫的翻了进去。
里面的少女不慌不忙的回头看了他一眼。
没有像其他求生者一样。
她的眼里没有恐慌,只有显而可见的轻蔑。

2.追击
“微笑”小丑的嘴角的笑容在面具下越发张扬。
从来没有人能在他手下逃脱。
裘克不紧不慢的跟上了正在准备转点的医生。
然后——抬一手锯。
而医生也反应迅速的拉下了板子。
却因为上等人的羸弱中了隔板锯。
鲜血的味道散发开来,裘克越来越看好她了。

[虚白瓦瓜]我们细水长流的那年—(1)

#ooc哪都有

#下个夏天怎么还没来

#他们真的很好

#大概是个糖…

#小学生文笔不介意的就↓

嘿——你会做梦吗?

哦,我想大多数人都会回答我“是的”
但如果我问。

你喜欢别人在你做梦的时候打扰你吗?
那当然是“不喜欢”

嘘——所以,我也请你别打扰我呀。
你看,梦里的他们——都在呢。

——
“虚伪你干嘛?!”感受到头上多了一股神秘力量(?),老白不满的说着,伸手想抓住那只薅头的手。

“没干嘛。”虚伪说着最后薅了一把头发,快速的收回了手。

“过分了虚伪先森。”老白揉了揉被薅乱的头发,瞪着虚伪。

而在虚伪眼里就看起来有那么一点不一样了。

面前的人儿看着他,眼里有稍许埋怨和小生气,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

老白看着虚伪盯着他一动不动,尴尬的移开了视角,脸突然有些红了起来。

“你是魔人吗虚伪先森…”

听见老白好听的嗓音才回过神来的虚伪不好意思的搓了搓鼻子。

“wo ri ni ge”

两人只好相对沉默一阵。

——
一旁的田川先生看见了这副场景连忙过来打圆场。

“白哥哥,时间是不是快到了啊。”

老白这才想起来出来的目的——逛商场。低头看了眼手表,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差5
分钟。“瓦不管怎么还没到?”

“不知道诶,白哥哥要不问一下。”甜瓜挠了挠头。

正当老白准备一个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就被一声大呼给打断了。

“白哥哥——!”

可想而知,绝对是瓦不管了。

三人在马路对面看见了正在向他们招手的
瓦不管,也挥挥手表示让他过来。

——
马路走过来就是了,可瓦不管就是不好好走,看见大老远开了车,站着不动,等车快靠近了才一下子冲过来。

因为跑的太快,一下子没转过来,导致瓦
不管一下子腿软差点摔着。

老白叹了口气把他扶起来,然后敲了敲他头,开始老妈子式教育“你是魔人吗走马
路都不好好走是不是——……”

见老白又要开始长篇大论,瓦不管向虚伪眨了眨眼睛。

虚伪会意,昂了昂下巴,走了过来。
然后——一把环抱住老白,头蹭在了老白
颈脖间。

声音瞬间停止了。

感受到怀中人立刻僵直了身板,虚伪轻笑出声。
“噫!!”一旁的肇事者瓦不管开始起哄。

“哎!虚伪你!”老白睁大了双眼,脸上的红晕更是明显,他没想到虚伪会这么做
——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抱着他。

不小的动作引来了周围人好奇与燃烧(?腐女之魂)的眼神。

甚至有人拿出手机拍下了照片——不过因为他俩低着头所以都看不见脸。

挣扎开虚伪的怀抱,老白现在只想找个洞钻进去,或者薅秃虚伪。

可当他看见一脸可怜巴巴无辜的,甚至跟小孩子一样摊摊手的虚伪,一下子气消了
一半。

而甜瓜也给大家带回来了奶茶,老白也想着如何转移话题,看来又得要感谢田川先森了。

老白是蜂蜜青柚味的——甜而不甜 酸而不酸,这种刚好的搭配,味道自然不错。

虚伪是巧克力杏仁味的——外表看起来苦涩,但是如果真正去感受的话,或许能感
到不一般的甜味?

瓦不管是西瓜奶茶味的——据说是田川先生特意给他买的,算是和田川情侣奶茶了,但是本人看起来并不喜欢这个口味的样子。

甜瓜是哈密瓜奶茶味的——喜欢这款的原因是和自己很配,点心和甜奶茶也是个好搭配哦。

——
大概会有两章……不一定……吧

[伪白]旧梦——

#就当设定互不认识吧QAQ

#交一下党费

#第一次发文 ooc有

#不嫌弃小学生文笔就↓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无法终止的梦。
“魔人…”“你踩不踩板…”
我该如何结束他…

——
从思想中惊醒后,虚伪揉了揉太阳穴,为这扰乱他几天了的梦境苦恼。

同直播间的粉丝道了晚安便下了播。
随后看了看录制好的视频,准备明天再剪辑起来好了。

虚伪瞥了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

“好晚…。”他这么想着,从开播到现在也没有吃什么东西,睡醒就开播了。思考着要不要去外面吃点什么。

——
去客厅拿了钱包后,虚伪整理了下衣物便出门了。

超市什么的早就关门了,唯一亮着的是新开张的二十四小时麻辣烫。

“那就这家吧…。”夜晚的风是寒冷的,虚伪不禁把衣领整高了一点,双手拢起了外套。就连呼出的气也是在路灯下看的清楚。

“呼…有点冷啊这天。”
——
只需要跨过一个马路而已并不漫长,虚伪推开了店门。

是深夜,店里只有昏昏欲睡的店员在守着。

小心的关上了推拉门,尽量不发出声响。虚伪挑选着食物装在备好的盘子里。
然后在店员耳边轻轻敲了敲桌面。
‘当
当’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响亮。
好在那个店员醒了,不用开口出声了。

“打扰了,麻烦煮一碗麻辣烫。”虚伪指了指放在他边上的盘子。

那店员好像没反应过来,懵懂的点了点头,拿起了盘子进了内间。

——
挑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虚伪拿出了缩在口袋的手,双手摩擦着取暖,刚想从衣带里掏烟,忽然又想起了谁不满的唠叨,让他放下了手。

虚伪又想起了梦中的声音。

打断他思绪的,是又一位客户。

一位身着红黑双色长袖,带着兜帽的人。
看着他一样一样挑选着冰柜的食物,然后递给里面的店员。

“多加点辣”稍许嘶哑的声音传来,令虚伪睁大了眼睛。

“…好像”像极了……“他”的声音。
——
一碗麻辣烫很快就能吃完,可虚伪无论如何也下不了口。令虚伪在意的是那位客
户“他”。

可他没有开口询问,默视他吃完了一碗麻辣烫,然后付钱走出了门。门在开的一瞬间,凉风伴随着“他”的身影离去。

虚伪晃了晃神,也付了钱快速的走出店门。

明明回家不是这个方向,可虚伪总觉得那
里一定有重要的东西在等着他。

在小巷的拐角,虚伪见到了那个人,他已经摘下了兜帽,带着哭腔苦笑着说。

“虚伪先生。”
——
一切……都清醒了。
“板子,早就踩断了啊……”
“麻辣烫,也都凉了啊……”

——
轻喷……
我吃不来麻辣烫为什么。